• <input id="4dt1r"></input>

    <source id="4dt1r"></source>
  • 首頁 > 百家爭鳴 > 脫歐遇艱難險阻,英國無法擺脫的歐羅巴詛咒

    脫歐遇艱難險阻,英國無法擺脫的歐羅巴詛咒

    2019-03-06 15:07:50 作者:78cj.com   舉報 舉報 
    脫歐遇艱難險阻,英國無法擺脫的歐羅巴詛咒_1

      如果沒有諾曼底公爵威廉一世的跨海征服,英國的歷史完全可能是另一個樣子。

      大部分歷史教科書中,對征服者威廉之前的英國史大都一筆帶過,正是這場跨過英吉利海峽的征服,正式把英格蘭拖入了歐洲的政治版圖——人們賦予了英國歷史一個開端,以匹配她的歐洲身份。

      01

      被卷入歐洲

      僅僅在威廉征服之前30年,克努特大帝創立了一個丹麥-英國的海洋帝國。以維京人的視角看待世界——陸地只是連接海洋的“橋梁”,而海洋才是真正的“國土”。這種視角與同時代的歐陸迥異,羅馬帝國覆亡后,歐羅巴的重心已經不再是地中海,而是轉向了逼仄的陸地。當威廉的白馬步入倫敦時,也埋葬了英格蘭面對海洋的選擇。

    脫歐遇艱難險阻,英國無法擺脫的歐羅巴詛咒_2

      ▲歐洲大陸版圖(圖/圖蟲創意)

      從此,英格蘭陷入了歐陸的夢魘。諾曼底王朝對這塊新征服的領地還算是花了些治理的功夫,繼之而起的安茹王朝卻把全部的精力投入了歐陸的紛爭。所謂“英法百年戰爭”,其實是跨海峽的安茹帝國與法蘭西王國、勃艮第公國之間的歐陸紛爭。英格蘭只是安茹帝國龐大資產的一部分,只能徒勞地把資源投入到歐陸的深淵,以及為失敗的君主提供喘息之地。大部分時間里,金雀花的王旗都在歐陸飄揚,留給英格蘭的都是不靠譜的代理人恣意妄為。“獅心王”理查在位十年期間,駕臨英格蘭不過區區兩次。

      更為諷刺的是,直到“失地王”約翰敗光了全部歐陸財產,英格蘭脖子上的項圈才被松開,著名的《大憲章》誕生就是松開項圈的保證書。

      然而,夢魘并未消失。雖然1588年,都鐸王朝的一代明君伊麗莎白一世女王大敗西班牙無敵艦隊的神話被大書特書,但那次勝利更多是因為天氣的僥幸,而且只是西班牙五次遠征中的一次,如果不是奇跡般的好運,任何一次西班牙的鐵錘落下,都將輕易碾碎這個沒有常備軍的島國。

      女王臉上厚厚的粉底,未嘗不是為了掩蓋對歐陸巨人的驚恐。西班牙更沒有因此一蹶不振,其霸權一直維持到1639年的唐斯海戰,這場西班牙和荷蘭的戰爭卻在英國海域發生,而宣布中立的英格蘭卻無力干預,只能忍受屈辱。

      02

      海洋帝國的重現

      幸運的是,伊麗莎白一世清晰地意識到“爭雄大陸”毫無前途,拓展海疆才是英格蘭的前途所在。海外殖民的巨大成功造就了新一代的海洋帝國,這是古老的克努特帝國全球版——以大西洋(600558.SH)為起點,沒有終點,史稱日不落帝國。

      但是,大洋的勝利者仍然無法擺脫歐陸的陰影。歐陸爭霸的游戲總是誕生出“大魔王”的角色,英吉利海峽從來不是有力的防線,滿腹狐疑的英國人總是感受到歐陸強者的威脅。有時是神經過敏,比如對教皇的厭惡總是充滿了陰謀論的氣息,但大部分都是有根有據。

    脫歐遇艱難險阻,英國無法擺脫的歐羅巴詛咒_3

      ▲在英吉利海峽沿岸的白崖和多佛港,距離英國僅34公里(圖/圖蟲創意)

      戰爭的烏云一次又一次從歐陸襲來,西班牙王位繼承戰、拿破侖戰爭,參戰的英國均以勝利告終,但換來的只是一點安全感,代價卻是大量的財富和生命。

      19世紀晚期,英國自由黨政治家完成了“光榮孤立”的外交政策,企圖以斡旋和協調者的身份維持大陸的均勢,避免結盟以保持自身的行動自由。理論很美好,現實很骨感。這一本意不壞的政策在現實中更像是“幕后黑手”的操弄,四處碰壁。保守黨為此批評自由黨的外交政策是“他們成功地使歐洲大陸各國協調一致地反對我們”。

      “光榮孤立”并沒有換來安全,英國一次次卷入歐陸的烽火。此時英國軍人所面對的不再是中世紀騎士戰爭的優雅堂皇,而是現代戰爭的骯臟絞肉機。克里米亞戰爭,參戰的十萬英國士兵和水手中,兩萬人在遙遠的黑海之濱喪命;第一次世界大戰,更是為英格蘭增加了十萬座墓碑;第二次世界大戰,27萬英國軍人的生命消逝。

    脫歐遇艱難險阻,英國無法擺脫的歐羅巴詛咒_4

      ▲一戰中的英國士兵(圖/網絡)

    猜你喜歡:

    昵稱 *
    郵箱 *
    評論 *
    驗證碼 *    
    提交 重置
    最新推薦
    私房話
    更多
    股民故事
    更多
    微信段子
    更多
    色图片视频